????雨菡将李忠夫妇扶起来,让他们也回去休息,李忠轻声的说道:“小姐,如果你真的下山了,我们夫妇也会离开红叶暖阁。”

????雨菡一惊:“李伯,你别这样,这儿很适合你们,虽然说我走了,还有很多人需要你们照顾呢!再说这儿也比较安定、舒适。”

????李忠苦笑道:“现在仆人也多了,不缺我们两,如果再也看不到小姐,我们在这儿还有什么意义,而且天天都会触物伤情的,一点都不再舒适。何必、不如早早离开,象我们这种打杂的,哪里还不能混口饭吃啊。”

????李婶也坚定的点点头,两人相互搀扶着离开小院,李忠一直都在为自己操心,也为暖阁操心,他们将这儿当家,这一刻,李忠看起来苍老了许多,已显老态之状。

????雨菡的鼻子发酸,看着彵们慢慢消失的背影,泪水又不自觉得淌了下来。

????院中只剩下雨菡、萌儿和天朗三个人,三个人也是最早来雁荡山的,萌儿比他们两人晚来半年,在青岩镇就是好伙伴,从小一起长大的,他们默默的走到了大院内,萌儿和雨菡牵着手,相互扶着,天朗低着头跟在身后,缓缓地沿着小径走着,雨停了,月光不知什么时候从灰色的云朵中钻了出来,淡淡的光芒洒满了整个大院,清澈却伴随着无限忧伤。

????“雨菡、你决定了要走吗?”萌儿轻声的问道。

????雨菡点点头:“走、这儿已经没有了我的容身之所,我当然要离开…”

????“那你要去哪儿?接下来做如何打算呢?”

????“我也不知道,先回趟青岩镇,看看爷爷,其他的还没有去想呢?”

????“好!不用急,回青岩镇住一段时间,一有空我就下山去找你,等思考好再行动!”

????“嗯,事情来得太突然,我什么都没有去想,从来没有预料到会有今天,一直以为红叶暖阁就是我这一生的所在地,唉!”

????“你恨师傅吗?”萌儿顿了顿,还是问出了自己心中憋了很久的话。

????雨菡抬头茫然地望着天空摇摇头:?“不、我不恨她,她给我的已经太多太多,无论她怎么对我,我也没有理由去记恨她,就是现在要我的命,我也会毫不犹豫的给她,她坚决赶我走,说不定有她都无法抗拒的原因。”

????萌儿点点头。

????身后的天朗发出了一声闷哼!

????雨菡转身看了看天朗,他一直阴沉着脸,一语不发,她把萌儿拉倒天朗身边,让他们并排站好,然后鞠了三个躬:“以后红叶暖阁就靠你们两个人了,记住要听师傅的话,一定把红叶暖阁发扬光大。”

????萌儿的眼泪“涮涮”地又掉下来了,天朗紧咬嘴唇,仍是一言不发。

????“点个头呗?也好让我放心的走啊…”

????半晌、两人才艰难的点点头。

????雨菡用手撩了撩额头边打湿的一缕青丝,微微一笑:“好了,不聊了,大家身上都湿漉漉的,回去休息吧!再走下去就会生病的啦。”

????雨菡丢下他们两人,跌跌撞撞回到自己的房间,她关上门,痛痛快快地哭上一场……

????第二天她高烧不止、整天说着胡话,萌儿寸步不离的照顾着她,李忠夫妇送来药,送来热水…

????闵晓蓉深夜来了一次,只有萌儿知晓,她给雨菡输入一次真气,木属性元气本来就有疗伤的功效,然后又开了三副中药方子,让萌儿天亮去抓药,细心煎熬,再让雨菡喝,还告诉萌儿,雨菡因伤心过度、体力不支而病倒,吃完药,三日内病就会全愈,但自己来的事不可以告诉雨菡与其他人。

????萌儿点点头,她也不明白,师傅为何明明那么关心、疼爱着雨菡,却依然冷漠地要将她逐出师门。

????第三天上午,雨菡终于醒来,脸色也有了红晕,萌儿却累倒了,此时正是玉婵在照顾着,她发现雨菡醒来,十分激动:“大师姐,你终于醒了,都睡了三天。”

????雨菡非常平静,点点头,第一时间内,恍惚中让她忘记了前两天发生的事,一切都还是那么的如常,温暖、舒适。可是、只喜悦了片刻、脑海中又回响着那句话,昏迷时都一直在耳边萦绕的话:你被逐出师门了,不再是红叶暖阁的人!还不赶快离开这儿。

????她闭上眼,平复了一下心情后,才缓缓地坐起来,玉婵急忙递过来一条湿毛巾,雨菡擦了擦脸和手,玉婵又端来一碗温热的面条,说道:“是李忠伯伯送来的,三天没吃饭了,先把这个吃了吧!补补身子。”

????雨菡点点头,接过来面条,开始慢慢吃起来,玉婵怯怯地问道:“大师姐,你真的要走吗?”

????雨菡看了她一眼,默默的点点头。

????这个平时嘻嘻哈哈、大大咧咧的女孩,眼圈一红,泪水就快掉下来了。

????雨菡忙打趣道:“哎!我们见面很容易的,以后你回青岩镇就能见到我呀。”

????“你回青岩镇住吗?”

????“是啊!不回家,我还能去哪儿呢?”

????“嗯,我也想回家。”

????“傻话,你现在回家去干嘛?养老、嫁人啊?好好学好本领,再去振兴青岩镇。”

????“大师姐说的对,我…”

????门外忽然响起了一片嘈杂声,一个仆人闯进门来,叫道:“小姐、小姐,快回青岩镇看看吧,老族长快不行了,他想最后见上你一面啊!”

????“哐啷”面碗从雨菡的手中滑落到地上,洒了一地的面汤,雨菡顾不上那么多,抓起几件外衣穿好,摘下天虹剑,飞奔而出…

????走进家门的那一刻,雨菡的双腿如同灌满了盐一般,沉重无比,心也沉到了谷底,她自己认为动作太慢,但家人看来,她就如同风驰电掣一样掠进老族长的房间内。

????这个家又有半年多没有回来,别人都能耗得起这些时间,可年事已高的爷爷却万万等不及的,怎么自己就忽视了这点,自己为什么就不能常回来看看呢?如果没有再让爷爷看到自己一眼,爷爷心中该有多么悲凉啊!那也将是自己终生的遗憾。

????房门前是大伯焦急的身影,“大伯”被忽然仿佛是从天而降的雨菡吓得一跳,等认清了是雨菡,他脸上露出了兴奋的笑容,赶忙拉着雨菡往里冲,嘴里叫着:“爹,菡儿回来了!菡儿回来了!”

????老头子枯瘦如柴的躺在若大的一张床上,身上盖着被子,几乎没有什么坡度,他紧闭着双眼,如果不是喉节有着轻微的蠕动,人们早就以为他离开了人世。

????雨菡跪在床榻前,用手抓住那只苍老、皮包骨头又冰凉的手,泪水滚落双颊。

????大伯在叹息:“早几天,他精神还很好的时候,我就想让人去叫你回来,你爷爷不肯,说没事,只是小病,何必去打扰菡儿呢!没想到,前日忽然就不行了,他昏迷之时,一直都在喊你的名字,我急忙差人去通知你。”

????雨菡点点头,这时,北宫惊雁、北宫天宇、北宫天星等家人都挤进了屋子,天宇端来一杯温水给雨菡。

????雨菡接过水、微微一笑,喝了几口。

????忽然、一个微弱而苍老的声音:“菡儿、菡儿,你、你回来了?”

????雨菡赶忙握紧爷爷的手,低头说道:“爷爷,我来了,是雨菡,我是雨菡。”

????北宫飞雄慢慢睁开眼,缓缓地转了一下头,低声说道:“我的乖孙女,…你、你回来了,看来…这次爷、爷爷,真的…好不、好不了啦,…能最、最后见你一面,…心愿已了!”

????“爷爷、不会的,爷爷的身体还棒得很呢,一定会好起来的。”

????“我后悔,第一…没有管好你爸爸,让他、他到处…乱跑,最后、落得个、个,重伤…回来,不出…半年、年,就、就病逝了!”

????雨菡:“……”

????“第二、就、就是…在、在你、小时候,没有好好,照顾好你…让你……受委屈,唉!”

????“爷爷是一家之主,更是一族之长,哪有时间来管这些,孙女不怪爷爷,只是不该让魅尸谷的人伤了爷爷,身体才会如此虚弱。”

????“不、不是的,是、是爷爷…真的、老…老了。”爷爷说完已经是气喘吁吁。

????“爷爷虽然老了,可雨菡怎么能没有爷爷呢?我们北宫家族怎么能没有爷爷呢?青岩镇也不能没有爷爷呀!”

????北宫飞雄笑了:“爷爷真的、真的那么、那么重要吗?”

????“当然,爷爷是雨菡最亲的人,是北宫家族的天,是青岩镇的掌舵人,如果没有爷爷,你看青岩镇哪里还能发展的这么好!”

????“菡儿、你在暖阁才最重要,你、你师傅离、离不开、开你呀!……你才是、是爷爷、的骄傲!”

????雨菡低下头,眼泪汪汪,她使劲的点点头。

????“好好跟、跟着…闵女侠,…你前程、前程无限啊…”

????北宫惊鸿忙凑上前轻声问道:“爹、看你现在好多了,要不要吃点东西,三天没有进食了,煮了点小米粥,我喂给你吃,好吗?”

????北宫飞雄微微摇一摇头,吃力的闭上眼,脸上却露出了满足的微笑。

????“让他歇会儿吧,爷爷需要安静,我们都岀去吧。”雨菡起身往外走。

????大家随着她踱步出了房门…


欢迎大家访问:蚊子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wzxiaoshuo.com/book/96913/193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