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自己的脉象竟然是“激素脉”,右脉滑实有力,左脉无力,结合最近不舒服的感觉,这种感觉就越发清晰了,她最近觉得气虚体乏,身上隐隐有种沉重的感觉,往日浑身轻盈,此刻就犹如重石压身,而且……

????安夏摸了摸自己的脸,皮肤有一种木木的感觉,往日皮肤触感清晰,现在却觉不出多大力道,而且脸部还有些僵硬,这些情况结合脉象,十有八九是因为自己服用了大量糖皮质激素。

????想到这她突然愣住,想起前世。

????前世自己来林家不久后,就开始慢慢发胖,那时候她以为是自己天天吃饱了饭长胖了,还觉得胖点好,胖点人身体有劲。

????可谁知她越来越胖,到最后虎背熊腰,比林月娇都宽几倍,身上的肉全都挤在一起,硬邦邦的恨不得炸开,脸上也长满了红血丝,皮肤动不动就过敏,后来许美凤还专门带她去看医生,医生说没事,说她身体好着呢。

????那个医生就是个小诊所的私人大夫,安夏眼神一凛,前世自己胖的没个人样,原来不是自己吃肥的,而是被许美凤暗害,可怜她前世太蠢,竟然一点都不知道,许美凤居然对自己下药。

????“夏夏,喝橘子汁,休息会儿再学习。”

????许美凤又像往常一般,端着两杯橘子汁来到上房,安夏看着杯子里浓郁地看不出颜色的橘子汁,想起自己第一次喝的时候,杯底有一些白色粉末的沉淀,她以为是没化开,现在看来许美凤十有八九把这药放在了橘子汁里。

????“婶婶,谢谢,这些日子天天都有橘子水喝。”

????“这算什么,高三辛苦,喝点橘子水也能提提神。”

????喝吧,喝死你个小表子,让你变成一头大肥猪,最好死在外面,这样我们家日子就和和美美了!许美凤不到眼底的笑容里,隐藏着一丝阴毒。

????“婶婶,我今天特别想喝橘子水,我能喝这杯大的吗?”安夏抬手去拿林月娇那杯橘子水。

????“不行!”

????许美凤下意识厉声喝道,吓得安夏手一缩,她这才察觉自己刚才失态了,讪讪笑道:“这辈子是你妹妹专用的,她不喜欢别人用她的东西,你要是不够喝,我一会儿再给你冲一杯。”

????“这样啊!”安夏眼神里充满了遗憾,刚才许美凤紧张的反应,让她心里越发确定,出问题的一定是橘子水,“那我把橘子水给妹妹送去,省的婶婶您再跑一趟了。”

????许美凤怎么会让安夏沾手橘子水,就算她什么都不知道,自己也要防着她,“不用了,你学习吧,我去送,记得把橘子水喝完。”

????看着安夏端起水杯喝水,许美凤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走了,她一走,安夏就把含在嘴里的橘子水吐了出来,找出自己上学带水的水壶,把橘子水倒了进去。

????果然杯子底依旧有白白的粉末,她用手指刮下,放在嘴里尝了尝,立刻吐出来,这么苦是药无疑。

????许美凤心思如此歹毒,居然想下药害自己,那就别怪她以其人之身还治其人之道。

????第二天安夏跟往常一样上学,但她走到小树林,往林子里一钻躲了起来,过了大半个小时,她看到许美凤拎着竹篮买菜去了,然后她从小竹林出来,慢慢走回林家。

????这时候林家一个人都没有,人全都走了,安夏打开上房的门,东西最有可能藏在许美凤的卧室,自己住的地方肯定没有,林月娇那里也不太可能,安夏小心翼翼地翻找着许美凤卧室,找了一圈一无所获。

????她直起腰,想了想又去火房,最后在火房碗橱的抽屉深处看到两个小塑料瓶,上面写着糖皮质激素,其中一瓶已经拧开,证据确凿,安夏冷笑着背书包离开。

????许美凤敢给她下药,那她就让她和她女儿一起尝尝,吃激素是什么感觉,快到学校,安夏拐去小诊所,开了两瓶激素。

????找了个隐蔽位置,她直接躲进空间,把两瓶药研磨成粉末,剩下就是如何让林月娇和许美凤喝下此药,这点倒是有些难,现在每天做饭是许美凤,此刻自己突然提出做饭,势必要引起她的警觉。

????来到学校,安夏坐在座位上,拿着军用水壶,喝了两口水,看着手里的水壶,突然灵光一现,自己可以买一个跟林月娇一模一样的水壶,每日给林月娇准备上加料的水,悄悄换掉她带的水壶,她每日喝到的就是激素水,只是林月娇的水壶有点旧了,很容易区分。

????除非自己买两个新水壶,一模一样的水壶,想到这安夏干脆请假说自己不舒服走了,她背着书包去了附近的大商场,买了两个红色塑料水杯,这是商场里最好看的水杯,又买了一个蓝色。

????晚上回家,她拿出两个水杯,“婶婶,我买了两个水壶,给妹妹一个。”

????许美凤盯着桌子上的水壶,奇怪又狐疑,“你的水壶呢?”

????“今天走路摔了一跤,水壶磕在石头上,破了我就扔掉了,然后我就去外面买了两个好看的,想着给妹妹一个,婶婶你帮妹妹挑一个吧。”

????许美凤总觉得安夏不像是会给女儿买东西的人,无事献殷勤她到底打什么鬼主意,“不用了,你妹妹的水壶还好着呢,让她继续用吧,这两个你自己留着吧。”

????安夏笑笑,拿起桌子上的蓝色水杯,“那我要蓝色的,这个红色留给妹妹,我的一点心意,要不要随意。”

????安夏一走,许美凤立刻拿过红色水杯,这水杯漂亮多了,好看又能放进书包里,而且还是塑料的,摔不破,可安夏为什么会给女儿买东西,她想破脑袋都想不出来。

????往上林月娇放学,到火房洗手,看到桌子上红色水杯,惊喜道:“妈妈,哪来的水杯?我能用吗?”

????“安夏买的,她买了两个,说红色送给你,我说不要,她就丢着了,说要不要随便你处置。”

????“我才不会要她的东西!”林月娇恨恨道。

????可说归说,她的目光根本无法挪开,红色的水杯太漂亮了,还有一个红色的带子可以拎在自己手上,林月娇忍不住把水杯拿在手上把玩。

????搜狗阅读网址:




欢迎大家访问:蚊子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wzxiaoshuo.com/book/97072/562/